Baidu
您当前位置:休宁信息新闻网 >> 休宁文苑 >> 浏览文章
老家的情结
来源:本站原创  作者:叶天寿  日期:2019年05月15日  阅读:

今日福彩3d开奖公告 www.hkmdr.icu 老家的情结

我的老家廻溪村地处率水河的上游,前后是高山,一条清澈的小河穿村而过,徽派民居沿河而建,错落有致,因明代台子上村出了一个谋士朱升而远近闻名。村中以洪、宋、吕、朱姓为主,尤以洪姓居多,是一个典型的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山村。

曾几何时,廻溪雪梨因果大、皮薄、肉白、脆甜,削好的果实放一整天不变色而名扬徽州,但到上世纪90年代初,因种种原因,廻溪梨这一名优土特产绝迹于世,令人扼腕叹息。

我父母亲于上世纪90年代后期相继去世,俗话说“有父母就有家”,父母健在时,待在外面时经常牵挂着父母的安康,回家的次数也多,逢年过节都回家团聚,有家的感觉真幸福。父母离世后,回老家的次数也渐少,每次回去总感觉缺了点什么,时常有失落感。

随着月潭水库的开工建设,廻溪村庄过不了多久将沉入水底,这是一件多么令人心酸的事情。毕竟她是我土生土长的家乡,毕竟是珍藏我童年记忆的地方。也许是年纪渐大的缘故吧,尽管离开家乡30多年了,但我始终对家乡的的山山水水、一草一木很有感情,对家乡的印记十分清晰,每每与妻女谈论小时的乐事趣事时,总是兴奋不已,那种感觉是我女儿辈们所无法体会和感悟的。

这两年月潭水库工程快速推进,我深知作为淹没区的老家,已无力阻挡情势的发展。但每次回去,心中总希望家乡的变化再缓些、再慢点,所以,每次回乡都沿村庄走一遭,看看小时候的样子是否还在,后里街的“泰山石敢当”的石碑是否还立着,村里的人还可认出多少……每到一处,都用手机拍照留影,存下一些印记与念想,毕竟村子离搬迁的日子不远了。

今年清明前夕,我照例回家去扫墓。从黄泥塘村一路进去,目睹着开山修路筑桥的机械在不停的作业,公路被大型车辆碾压的坑坑洼洼,灰尘漫天飞扬,沿途的移民安置工程在加快实施,一派忙碌景象。到了老家水口处,只见对面的石壁山体已被凿开,村后山的新路基向里处延伸,深溪(土名)口处的新桥墩高耸着,各种机械车辆穿梭不停,施工轰鸣声不绝于耳,给原本宁静的山村带来了喧嚣。

到二哥家坐下喝了杯茶后,顺步来到房后的学校,只见操场四周一片狼藉,几株硕大的老樟树不见了踪影。听在校任教的侄女讲,前几天刚给挖走,运到新学校去了。她还说,这个小学还有60来个学生,县里要求5月底将这里搬离去新校址就读??蠢凑獯位乩此谋浠煲殉龊踉ち?,整个村庄的面目更是今非昔比的了,离搬迁的日子越来越迫近了。

绕村一走,大哥家已关门闭户,举家都暂住县城了,隔壁的老牛家也已腾空,拿了政府优先腾空房子的补助款和租房补贴去屯溪租房住下,靠谋工为生。听村里人说,离月潭水库近的余村已全部腾空,台子上村十几户人家还剩一家未腾空,毕村、洄口已腾空大部分,吕家村也腾空不少户,就数洄溪村慢一些,据说是村民们的移民新房未建好抑或是一些其他的缘故吧。

村里除老妇幼外,多数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。碰到些上了年纪的老人,基本还认识,我时不时与他们攀谈,聊一些家事旧事,感到很亲切。碰到一同长大的同龄人,彼此都说变了老了瘦了什么的,赶忙递烟寒暄,问这问那,共同回忆儿时的快乐时光、趣事乐事,彷佛又回到当年,感到兴奋和温暖。

上了岁数的人都喜欢回忆,我也如此。小时候总感觉我们生活的村子很大,走一圈好像很远,其实现在走下来就一会儿的时间,这也许是大人与小孩的眼光错觉、境界不同所致吧。从上村到下村的小路纵横交错,都是清一色的青石板路面,老房子紧挨着,将一些巷弄整的窄窄的、阴阴的,我小时候即使是白天,每每经过这些巷弄时,胆子挺小的,碰到没人时,总是一路小跑过去。

老家的情结

少儿时光是人一生中最快乐的,那时虽然生活比较苦,但我们却无忧无虑,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乐趣。

小时侯,我有一大帮要好的伙伴,如隔壁的家寿、跃进、查清,后里街的国柱(别名劳改柱)、阿标、志杰、志方、国良,二队的国平(别名老鼠头)等,不下10余人,建了个小“组织”,阿标是小头目(司令),我自诩是军长,志杰是参谋长,成天玩打仗游戏,整天不着家,直到天黑父母催叫才回家,晚饭后又立马齐聚操场,接着玩捉迷藏、踩高跷、玩跷跷板等游戏,有使不玩的劲,直玩到大人喊叫才回家睡觉。

我家就在学校的隔壁,小时打乒乓球是最喜欢的事,那时的球桌虽不标准,但有一张乒乓球桌也是幸事。占着离校近,我们几个人就抢着位置,二哥、家寿、跃进和我是???,没事就凑一起打球。家寿是反手打法,我们互有优势,但都互不服气,碰到总是真刀真枪干一场,打的乌天黑地。小伙伴中没几个打过我们,我们也引以为豪。好在有这么个基础,至今我在单位里还保留着业余时间打球的习惯,不服输的劲头犹在,每年代表单位参加县级比赛,都以第一主力出战,并多次斩获前六名的佳绩。遗憾的是少时最要好的发小、球友跃进不幸于2014年3月外出打工突发脑溢血去世,每当回老家经过他家时,想到他还很难过。

小时候,聚集在月光朦胧的操场上听故事,是我们这些小屁孩最难忘的。村里有个叫洪永成的,讲故事笑话有两下子,总是绘声绘色,好像是故事大王般,尤其喜欢听他讲西游记故事。他好烟,有时专门卖关子不讲,搞得我们很是着急,后来便想方设法从家里“偷拿”香烟给他抽才继续讲下去,在那娱乐贫乏的年代,这是一种惬意的享受。我自出门读书及工作后,30多年不曾见过他,据说他也一直在外做事未归,这次回家也是因建水库的原由,偶见到他,发觉就有点老了,我小时候的“偶像” 至今还孤身一人,真是岁月沧桑啊。

夏天是小孩最开心的季节,我暑假就一条短裤头,整天和小伙伴们就在河里玩耍,到了河滩,把短裤一脱,摊在鹅卵石上晒干,精光光下水,一直玩到天黑,回家时再把晒干的短裤套上,一个暑假就这样过去了。除了戏水,钓鱼捉鱼摸鱼也是最有趣的事,我二哥抓鱼就很有两下子,夏天河水浅,他用一根小木棍赶鱼,将鱼逼到石头底,两手摸过去,鱼就束手就擒,不一会就一碗鱼了。他用网逮鱼也了得,看到鱼后,将鱼网一撒,快速围成一个圈,立马有鱼触网翻白,不消一刻,小网篓就装满了。另外,他钓鱼还有一手,什么石斑鱼、鳜鱼、红闪鱼(土话)、黄牙鱼等,没有他不能钓到的。我这方面就不行了,没有这样的天赋,只能当跟屁虫,做些帮手的活了,但个中乐趣还真不少。

秋天是收获的季节,那时农村水果少,就一些板栗、 柿子、雪梨等少量几样,但打栗、捡栗子是儿时最有趣的事。我们村山后就生长着十多棵板栗树,又高又大,板栗成熟时,树的主人一般看得严,很难下手去“偷”打。但大人们总不能一天到晚守着,趁他们干活去,我们便去“偷”打,劳改柱爬树是高手,那么高的树,他三下五除二就到了树梢顶,便使劲的摇晃大树,那些“龇牙”的栗子便唰唰落地,树底下的我们便快速捡拾,生怕主人发现。遇到不好爬的栗树,便用小木棍从高处往毛栗堆积多的地方摔打过去,也是一种好办法。此外,快到冬初了,一些未打下的板栗成熟透了,便自动掉落下来,我们便下到树底的草丛处及水坑边的石缝处去捡栗子,每捡到的一颗板栗都是金黄金黄的,就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,捡栗这种兴奋感至今还有。

每到寒假时节,最企望的事莫过于盼过年了。农历腊月24小年村子里就开始忙碌了,家庭主妇就开始做冻米糖、米粿、干粮糕、裹粽子、炒花生瓜子等,以备过年招待客人用。家家户户打扫卫生,迎接新年的到来。家庭条件好的,还于年内专门请裁缝师傅给家人做新衣服,那对小孩来说甭提多高兴了。我记得每年给我们家做衣服的师傅叫阿田师,个子高高的瘦瘦的,量体裁衣那是四里八乡出了名的。做衣服的这几天,家里都备了好菜招待,等师傅吃好后,我们也沾点光,一饱口福。记得有一年,因条件有限,父亲只给哥哥做了新衣服,要我穿哥哥去年的衣服,我很不乐意,赌气一天都没吃饭。鞋子都是母亲用旧布片,经过十多个夜晚一针一针纳的千层底,灯芯绒布为鞋面做的布鞋,倾注了母亲的一片心血。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农村生活普遍较苦,吃不饱是常有的事,能吃饱是最幸福的事。平常要想打牙祭只能盼望家里来客人。记得有一次舅舅来我家,母亲开火腿炒红辣椒,煎鸡蛋,烧豆腐,香味飘得十里远。那时吃饭小孩子不能上桌,就在厨房等,盼着舅舅们快点吃完。等菜收到厨房,我们兄弟俩就着两碗饭将剩菜一扫而光,连一滴汤都不放过。除夕夜这天一大早,家家锅里都煮着腌制的猪头肉,满屋都散发着诱人的香味,我总是不时地往家跑,趁母亲不在时偷吃几块,等猪头肉煮好拆骨头时,我就向母亲讨要一大块头骨,啃着上面的碎肉,呲溜呲溜地吮吸油汤,别提有多滋味。

我小时候经历的乐事趣事还有很多,仿佛还历历在目,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。

岁月如梭,时过境迁,也许过了今明年老家就因大坝蓄水而沉入水底,但我对家乡的这份情结始终不能释怀,只能深深埋在自己的心里。放眼未来,我由衷祝愿家乡的人们在新的移民区过得更好!

上一篇:路过
下一篇:老 家
北京塞车人工一期计划 分分彩免费计划软件 多人龙虎 中国体育彩票机选号 大神娱乐完整版下载 全天北京pk拾计划 pk10最牛稳赚前五公式 御彩轩计划软件免费 二人斗地主和好友玩 北京pk10定位胆计划 全天幸运飞艇在线计划pk10 mg游戏中心官网 pk10对刷流水不输本金 分分pk拾 psv什么游戏好玩 澳洲幸运10开奖直播